欢迎访问三槐明远公网!
寻根问祖
当前位置:首页 >寻根问祖

宗族当代传记

文章出处: 本站 发表时间:2015-08-19

  当代传记
  族中榜样,人生楷模
  --记优秀企业家王位品先生
  王位品生于1955年,勒石村薛家冲人。中共党员,曾任勒石乡电石厂厂长,勒石村村支书及武冈市勒石铸钢厂厂长。获得邵阳市乡镇优秀农民企业家荣誉称号。现虽年近花甲,依然容光焕发,其锐意进取的朝气丝毫不减当年。
  先生从小聪慧好思,志存高远。然因严父早逝,家境贫穷,高小肄业就辍学务农。常言道:“贫困是最好的大学,苦难是人生的财富。”为了生活,小小年纪决心学艺。虽然没有师傅传授,但多看、勤思、巧琢磨使他无师自通,凭着聪明、勤劳、敢于拼搏的精神带领一帮同龄人在当地建筑行业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建筑领头人。1978年被大圳电工队招为合同制工人,自此有了一份稳定的职业。1985年体制改革,集体企业实行自负盈亏厂长责任制。濒临倒闭的勒石乡电石厂作为试点单位,首先运行。乡领导看中其敢想敢干的精神和务真求实的才能,特聘为勒石乡电石厂厂长。先生改设施、订厂规,跑供销,无不身先士卒。不负众望,一个负债亏损的厂家被转变为勒石乡乡镇龙头企业。由于工作出色,业绩突出,1988年王位品被评为“邵阳市优秀乡镇农民企业家”。从此先生在人生事业的征途中凭着聪明的才智和顽强拼搏的精神在商海中大显身手。可谓“商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创业能人。1998年,村干实行公开民主选举,为人正直,敢为人先的他自然当选为本村村支书记。在至富不忘乡亲的思想指导下,走上了基层领导岗位。在任期间不负重托,几经拼搏创佳绩,两袖清风树廉洁。其业绩无不为村民传为佳话。
  今年我族昌修家谱,他更是大力支持,慷慨解囊,尽管自己的企业面临困境,几至囊中羞涩,还是踊跃带头向谱委捐资伍仟元,此举为族人做出了榜样,既带动了成功人士乐捐的积极性,也为家谱告竣起到积极推动作用。可钦可敬。
  岁月冗长,人生苦短。创业艰辛转眼让其鬓已成霜。但先生锐意进取,敢为人先,不向命运低头,敢于挑战困难和埋头苦干的精神及为人正直,待人真诚的性格实为我族中榜样,人生楷模。

  族侄昭维敬撰  2013年仲秋


  王征爱自传
  王征爱,男,1950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武冈市。7岁上学,因是在春季入学,跳学一期,直接从四年一期跨入高小。初高中分别在武冈四中和一中就读,因“文化革命”高中肆业,于1968年从学校入伍铁道兵(当时“返校复课闹革命”,在四中参军)。经三个月新兵训练后,被分配到铁一师五团卫生队,先后任卫生员、副班长、文书。1972年保送加简试上第四军医大学,1976年从医疗系毕业,分配北京,在军事医学科学院情报研究所工作,任实习研究员。为解决夫妻分居问题,又应第一军医大学招人之需,1983年三月,从北京调入广州,在一军大情报资料室译编国外文献。1988年因工作需要,被调入《第一军医大学学报》(2004年大学专制后改为《南方医科大学学报》编辑部任英文编辑。1988年晋升副高(副教授),1992年晋升正高(正教授);1996年任编辑部副主任,1998年接管编辑部,作为主任全面负责学报工作。励精图治,一年半就让本刊跻身全国核心期刊行列;艰苦卓绝,两年后走向世界,使之陆续被国际著名检索系统《俄罗斯文摘》、美国《化学文摘》及美国《医学索引》(Index Medicus)等收录而成为其文献源期刊。随后,在国内的期刊评比中相继获国家级精品期刊和权威期刊;本人也因在期刊业做出的贡献而被为广东省优秀主编、全军优秀编辑、全国高等学校自然科学学报系统“优秀编辑工作者”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系统“育才奖”、中国“高校学报突出贡献关”及行业最高奖--“金牛奖”得主,还因此先后被选举或任命为《第一军医大学学报》--《南方医科大学学报》编辑部主任、主编(大学学报很少有编辑部主任当主编的,一般由校长或知名院士兼任)、(四所)军医大学学报英文版(J Med Coll PLA)常务副主编;广东省科技期刊编辑部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高校学报研究会会长;中国科学技术编辑学会医学委员会委员(理事)、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高校医学专业期刊委员会主任委员(简称主委)等。单位和个人都立有三等功(这在和平时代的编辑行业也是罕见的)。曾数次作为中国高校科技期刊主编代表出访美、欧、澳、新等国。2011年退休,享厅局级待遇且高一级工资;在家除含饴弄孙,仍为数家杂志审修英文稿件或摘要。
  有译文近五百万字,发表论文40余篇,有获全国行业评比一等奖者;与人合著或参与合编著作十余部,其中有获军版图书一等奖者;2008年2013年国家卫生部两次组织编写“十一五”和“十二五”规划教材,本人都被任命为第一副主编(一主编、二副主编;第一版名谓《中英文医学科研论文的撰写与投稿》,第二版改称《医学科研论文的撰写与发表》)。闲暇时喜弄诗词,出差时常有感而发,因忙尚来不及整理发表,但有朋友把他们放了一些在网站上,站名叫<http://club.zgkw.cn/quan/bjb>。若此名不好记,从常用的任一网站输入“王征爱诗词”也一样可以看到。
  1976年结婚,育有一子一女。儿王炜北大(本科、硕士)毕业后,先后就职于中兴、华为,后转行金融,又获中央财大硕士学位。女王程南方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后受组织委派赴美国密西根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现在南方医院工作;2010年生一子,名詹淦超。儿媳李丹娟湘雅本硕博连读,博士毕业后,受聘于南方医院,也赴美(迈阿密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回国后仍回原单位。女婿詹坤木中山大学硕士毕业,在广东省某机关当公务员,现暂驻港中联办。

  王征爱2013-09-16初稿,25补记于广州


  第三部分  历史文献与老谱资料辑录
  太子晋谏灵王室谷水
  灵王二十二年,谷、洛斗,将毁王宫。王欲壅之,太子晋谏曰:“不可。晋闻古之长民者,不堕山,不崇薮,不防川,不窦泽。夫山,土之聚也;薮,物之归也; 川,气之导也;泽,水之钟也。夫天地成而聚于高,归物天下。疏为川谷,以导其气;陂塘污庳,以钟其美。是故聚不也崩,而物有所归,气不沈滞,而亦不散越。是以民生有财用,而死有所葬。然则无夭、昏、礼、瘥之忧,而无饥、寒、乏、匮之患,故上下能相固,以待不虞,古之圣王唯此之慎。
  “昔共工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窒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皇天弗福,庶民弗助,祸乱并兴,共工用灭。其在有虞,有崇伯鲧,播其淫心,称遂共工之过,尧用殛之于羽山。其后伯禹念前之非度,厘改制量,象物天地,比类百则,仪之于民,而度之于群生,共之从孙四岳佐之,高高下下,疏川导滞,钟水丰物,封崇九册,决汨九川,陂鄣九泽,丰殖九薮,汨越九原,宅居九隩也,合通四海。故天无伏阴,地无散阳,水无沈气,火无灾燀,神无间行,民无淫心, 时无逆数,物无害生。帅象禹之功,度之于轨仪,莫非嘉绩,克厌帝心。皇天嘉之,祥以天下,赐姓曰‘拟’、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祥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为禹股肱心臂,以养物丰民人也。
  “此一王四伯,岂繄多?皆亡王之后也。唯能厘举嘉义, 以有后胤在下,守祀不替其典。有夏虽衰,祀、郐犹在;申、吕虽衰,齐、许犹在。唯有嘉功,以命姓受祀,迄于天下,及其失之也,必有慆淫之心间之。故亡其氏姓,踣毙不振;绝后无主,涅替隶圉。夫亡者岂繄无宠?皆黄、炎之后也。唯不帅天地之度,不顺四时之序,不度民神之义,不仪生物之则,以珍灭无胤,至于今不祀。及其得之也,必有忠信之心间之。度于天地而顺于时动,和于民神而仪于物则,故高朗令终,显融昭明,命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若启先王之遗训,省其典图刑法,而观其废兴者,皆可知也。其兴者,必有夏、吕之功焉;其废者,必有共、鲧之败焉。今吾执政无乃实有所避,而滑夫二川之神,使至于争明,以妨王宫,王而饰之,无乃不可乎!
  “人有言曰:‘无过乱人之门’。又曰‘佐饔者尝焉,佐斗者伤焉。'又曰:‘祸不好,不能为祸。’ 《诗》曰:‘四牡骙骙,旟旐有翩,乱生不夷,靡国不泯。’又曰:‘民之贪乱,宁为荼毒。’夫见乱而不惕,所残必多,其饰弥章。民有怨乱,犹不可遏,而况神乎?王将防斗川以饰宫,是饰乱而佐斗也,其无乃章祸且遇伤乎?自我先王厉、宣、幽、平而贪天祸,至于今示弭。我又章之惧长及子孙,王室其愈卑乎?其若之何?
  “自后稷以来宁乱,及文、武、成、康而仅克民。自后被之始基靖民,十五王而文始平之,十八王而康克安之,其难也如是。厉始革典,十四王矣,基德十五而始平,基祸十五其不济乎!吾朝夕儆惧,曰:‘其何德之修,而少光王室,以逆天休?'王又章辅祸乱,将何以堪之?王无亦鉴于黎、苗之王,下及夏、商之季,上不象天,而下不仪地,中不和民,而方不顺时,不共神抵,而弃五则。是以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不下夷于民,而亦未观夫前哲令德之则。则此五者而受于之丰福,飨民之勋力,子孙丰厚,令闻不忘,是皆天子之所知也。
  “天所崇之子孙,或在吠亩,由欲乱民也。吠亩之人,或在社稷,由欲靖民也。无有异焉!《诗》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将焉用饰宫?其以微乱也。度之天神,则非祥也。 比之地物,则非义也。类之民则,则非仁也。方之时动,则非顺也。咨之前训,则非正也。观之诗书,与民之宪言,则皆亡王之为也。上下议之,无所比度,王其图之!夫事大不从象,小不从文。上非天刑,下非地德,中非民则,方非时动而作之者,必不节矣。作又不节,害之道也。”

  王卒窒之。及景王多宠人,乱于是乎始生。景王崩,王室大乱。及定王,王室遂卑。


  【译文】
  周灵王二十二年,谷水与洛水争流,水位暴涨,将要淹毁王宫,灵王打算堵截水流,太子晋对谏:"不能。我听说古代的执政者,不毁坏山丘,不填平沼泽,不堵塞江河,不决开湖泊。山丘是土壤的聚合,沼泽是生物的家园,江河是地气的宣导,湖泊是水流的汇集。天地演化,高处成为山丘,低处形成沼泽,开通出江河、谷地来宣导地气,蓄聚为湖泊、洼地来滋润生长。所以土壤聚合不离散而生物有所归宿,地气不沉滞郁积而水流也不散乱,因此百姓活着有万物可资取用,死了有地方可以安葬。既没有夭折、疾病之忧,也没有饥寒、匮乏之虑,所以君民能互相团结,以备不测,古代的圣明君王惟有对此是很谨慎小心的。
  “过去共工背弃了这种做法,沉湎于享乐,在肆意胡为中葬送了自身,还准备堵塞百川,坠毁山陵,填寒池泽,为害天下。皇天不赐神给他,百姓不帮助他,祸乱一起发作,共工因此而死亡。也有虞氏时,崇地的诸侯鲧肆意胡为,重蹈共工的覆辙,尧在羽山惩治了他。他的儿子禹知道过去的做法不对,改弦易辙,效法天地,类比万物,取则于民众,顺应于群生。共工的后裔四岳帮助他,顺应地形的高低,疏远河道,去除淤塞,蓄积流水繁殖生物,保全了九州的高山,畅通了九州的河流,围住了九州的湖泊,丰满了九州的沼泽,平整了九州的原野,安居了九州民众,沟通了四海之内的交往。因此,天无无常之侯,地无失时之物,水无郁积之气,火无烈焰之灾,鬼神不作乱,百姓不放纵,四季不混乱,万物不受害。按照大禹的做法,顺应自然的法则,才能建功立业,使天帝满意。上天嘉奖他,让他统治天下,赐姓为似,称有夏氏,表彰他能作福保民、生育万物。同时分封给四岳土地,让他们督率诸侯,赐姓为姜,称有吕氏,表彰他们能像手足心腹一样帮助大禹,使百物生长、人民丰足。
  “大禹和四岳的成功,难道是上天的眷宠吗?他们都是亡国之君的后裔,只是因他们能行大义,所以能遗泽于后代,使家族的香火不被革除而世代沿续。夏的统治虽然衰微了,但齐、许二国仍然存在;申、吕的四岳虽然衰落了,但齐、许二 国仍然存在。只有立下大功,才能受封传祭祀,以至于领有天下。至于后来又失去天下,必定是过度享乐之心取代了建功立业,所以失掉了姓氏,一蹶不振,祖先无人祭奠,子孙沦为奴仆。这些家族的衰亡难道是由于上天不眷宠他们吗?他们都是黄帝、炎帝的后裔,只是因为他们不遵循天地的法度,不顺应四季的时序,不度量民神的需求,不取法生物的规则,所以绝灭无后,至今连主持祀祖的人都没有了。至于后来又得到天下,必定是以忠信之心取代了邪乱之行,效法天地而顺应时序,契合民神需求而取则于生物,因而能显贵有后,光耀祖宗,赐姓受氏,并随以好的名声。只要遵循先王遗训,考查典礼刑法,并了解兴盛、衰亡者的业绩,完全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兴盛者必有夏禹、四岳那样的功绩,衰亡者必有共工、伯鲧那样的过失。现在我们的施政恐怕有违背天理之处,从而扰动了谷、洛二水的神灵,使它们争流相斗,以致为害王宫,陛下要堵塞掩饰,恐怕是不得当的。
  “俗话说:‘不要经过昏乱者的家门。又说:‘帮厨者得食,助斗者受伤。’还说:‘不生贪心不惹祸。《诗》上说:‘四马战车不停跑,五彩军旗空中飘,战乱发生不太平,没有哪国不纷扰。’又说:‘民不堪命起祸乱,怎能束手遭荼毒。'看见祸乱而不知戒惧,所受伤害必定多,掩饰终究会暴露。民众的怨恨与乱行尚且无法遏止,更何况神灵呢?陛下为了应付河流激斗而修茸加固王宫,犹如掩饰祸乱而帮人争斗,这不是扩大祸乱并伤害自身吗?
  自从我们的先祖厉王、宣王、幽王、平王四代不知自惕商,惹怒了上天,天降之灾至今不断。如今我们又要去扩大这些祸害,恐怕将连及子孙,王室会更加衰落,这如何是好呢?“自从先公后稷消除祸乱以来,到了文王、武王、成王、康王时才基本安定了百姓。从后稷开始安民,经过十五王到了文王时才平安天下,到了第十八代康王时终于安抚了百姓,可见它有多么艰难。从厉王开始变更先的法度,已经历了十四王。修德平天下要十五王才能成功,招祸乱天下有十五王还不够吗?我日夜戒惧担忧,总是说‘不知如何修德,才能光扬王室,以此迎纳上天的福祉。'陛下还要助长祸乱,那怎么得了?陛下也应对照一下九黎、三苗的君王,乃至夏、商的末世,他们上不效法于天,下不取则于地,中不安和百姓,不顺应时节,不尊奉神灵,完全抛弃了这五个准则。因而被他人毁掉了宗庙,焚烧了祭器,子孙沦为奴仆,连在下边的百姓也适祸害。陛下再看看前贤们行事的法度,他们都做到了这五个方面而得到了天赐的大福,受到民众的拥戴,子孙延续繁衍,美名传之久远,这些都是做天子的应该知道的。
  “祖先门第显赫的子孙有的沦为农夫,是祸害了百姓的缘故;而农夫平民有的担当了治国的重任,则是安抚了百姓的缘故,这没有例外。《诗》上说:‘殷商的教训并不遥远,就在夏代的末年。’何必去修茸加固王宫呢!那样做会招致祸乱的。 对于天神来说是不祥,对于地物来说是不义,对于民情来说是不仁,对于时令来说是不顺,对于古训来说是不正,比照一下《诗》、《书》和百姓的舆论则都是亡国之君的行为。上上下下衡量下来,没有理由这样做,陛下请好考虑一下!任何事情,若大的方面不遵从天象,小的方面不遵从典籍,上不合天道,下不合地利,中不合民从的愿望,不顺应四季的时序行事,必然没有法度。既要办事而又没有法度,这是致害之道啊。”周灵王终于堵塞了水流。到了周景王时朝内多宠臣,祸乱并由此 开始萌生。
  景王去世后,王室大乱。到了周定王时,王室就衰微了。
  编篡委员会选载

  二○一三年秋


  三 槐 堂 铭
  苏  轼
  天可必乎?贤者不必贵,仁者不必寿。天不可必乎?仁者必有后。二者将安取衷哉?
  吾闻之申包胥曰:“人定者胜天,天定亦能胜人。”世之论天者,皆不待其定而求之,故以天为茫茫。善者以怠,恶者以肆。盗跖之寿,孔颜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柏生于山林,其始也,困于蓬蒿,厄于牛羊;而其终也,贯四时,阅千 岁而不改者,其天定也。善恶之报,至于子孙,则其定也久矣。吾以所见所闻考之,而其可必也审矣。
  国之将兴,必有世德之臣,厚施而不食其报,然后其子孙能与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之福。故兵部侍郎晋国王公,显于汉、周之际,历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于时。盖尝手植三槐于庭,曰:“吾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国文正公,相真宗皇帝于景德、祥符之间。朝廷清明,天下无事之时,享其福禄荣名者十有八年。今夫寓物于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晋公修德于身,责报于天,取必于数十年之后,如持左契,交手相付。吾是以知天之果可必也。
  吾不及见魏公,而见其子懿敏公,以直谏事仁宗皇帝,出入侍从将帅三十余年,位不满其德。天将复兴王氏也欤?何其子孙之多贤也!世有以晋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直气,真不相上下。而栖筠之子吉甫,其孙德裕,功名富贵略与王氏等;而忠恕仁厚不及魏公父子。由此观之,王氏之福,盖未艾也。

  懿敏公之子巩,与吾游,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是以录之。铭曰:呜呼休哉!魏公之业,与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乃成。既相真宗,四方砥平,归视其家,槐阴满庭。吾侪小人,朝不及夕,相时射利,皇恤厥德,庶几侥幸,不种而获。不有君子,其何能国?王城之东,晋公所庐,郁郁三槐,惟德之符。呜呼休哉!


  【译文】
  天意能够决定人事吗?贤能的人却不一定做大官,仁慈的人却不一定享高寿。天意不能够决定人事吗?仁慈的人却一定有好后代。这两种情况该怎样求得恰如其分的解释呢?
  我听得古代的申包胥说:“人决定的可以胜过天,天决定的也能胜过人。”世上的人议论天意的,都不等待天的决定就去研求人事,坏人因而任意做坏事。盗跖的长寿,孔丘和颜回的穷困,这都是天意还没有最终决定的。松、柏长在山林之间,它们在开始时,也曾遭到蓬蒿的挤占遮盖,牛羊的践踏摧残,最终经历千年,并不凋落,那是天意决定的啊。做好事或者做坏事的报应,一直轮到他们的子孙身上,那是早就已经决定的了。我拿平时看到的、听到的来检验上述两种情况,天意能够决定人事是很明白的了。
  一个国家将要兴起,必定有世代积德的臣子,厚重地施舍恩德给人家但还没有受到他应得的好报,这样,他的子孙才能和遵守成法、导致太平的君主共享天下的幸福。已经逝世的兵部侍郎晋国王公,在后汉、后周时就做官,后来又在大宋太 祖、大宗两朝任职,能文能武,又忠又孝,天下人都盼望他做宰相,可是王公始终由于刚直的性格,被当时个别当权者所不欢迎。他曾经亲手在院子里种了三棵槐树,发愿说:“我的子孙必定有做到三公的!”后来他的儿子魏国文正公,在景德、祥符年间做了真宗皇帝的宰相。政治清明、天下太平,享受他的福禄荣誉达十八年。假如在人家那里寄存了东西,到第二天去取它,有的能拿到,有的不能拿到。晋国公自己修养品德,向天索取报答,在几十年以后,果真得到了报答,如同拿着契约的一半给对方查验后相互交割一样。我因此知道天意是真正能够决定人事的。
  我来不及看见魏国公,却看见过他的儿子懿敏公,他以直言规劝帮助仁宗皇帝,在朝内担任近臣,到外面担任元帅,经历了三十多年,职位是高,跟他的品德还不相称。天意大概王家再次兴隆吧!为什么子孙有这么多的人才呢?社会上有拿晋国公比李栖筠,他们的伟大才能和刚正气度,的确不相上下。李栖筠的儿子吉甫,他的孙子德裕,功名富贵大致同王家相等;可是忠诚、恕道、仁慈和朴实赶不上魏国公父子。从这看来,王家的福禄,大概是方兴未艾吧。
  懿敏公的儿子巩,同我交往,他注意修养品德,而且能写文章来继承他的家风,我因此记下这许多事。铭辞说:唉,好啊!魏国公的功业,同三棵槐树一起蓬勃生长。培植多么勤劳,一定要经过一辈子才能成长。他当上真宗皇帝的宰相以后,全国太平,回来看看他的家,槐树荫已经遮满院子。我们一般的人眼光短,早晨看不到夜晚,老是窥测时机追求利益,没有空考虑自己的品德修养,希望或许有朝一日,能够侥幸不耕种就收获。如果没有德才兼备的人,怎么能治理好国家?王城的东面,是晋国公的府第,郁郁葱葱的三棵槐树,是王家世代积德的见证。唉,好极了啊!

  摘录《古文观止》


  老墨谱序
  夫人之有祖宗,尤树之有根本,水之有渊源也。根本固,枝叶日见其森盛,渊源深,委流自然而悠长。吾儒问祖寻宗,亦固本深源意也。我王氏之姓何自昉乎?考厥由来,实肇于周灵王太子晋也。
  晋以谏王壅谷洛斗之事,弗纳,心空洪福,去国云游。其子宗政为周司徒,因其出自王家,遂以王为氏。厥后支分派别,其布星罗,繁衍乃遍天下,文人学士代有名贤,如:王祐、王旦、王勃类,皆真相之才;王羲之、王翦、王离、王守仁实超大将之略。史册所详不可胜纪。至大宋失统。
  我祖万寿公挺生际遇不隆,以平辽伐滇建奇功,官至副统,是英雄见忌也。相传世居江西,又基上梅转由吉安太原多处,移徙南京巷址口,再迁湖南宝庆邵阳。膝下八子分前后四房,后四房系龙凤虎豹,一说落业苏州,一说托迹新化及武攸、白牙坡、周碧田、屯田铺、平顶山等处。一说有从子曰彪公者居粤西全州均无确据。
  惟文武韬略四公乃前房子,随万寿公迁新宁始居沙田,继上西冲。寿妣宛氏殁葬西冲倒挂金钩形。文公分徙赤碧田茅栗坪,武公分徙龟坪,略公迁广西全州王家塘铲子坪。惟我太祖仲韬公奉父迁将坪小温(又名小分),公字受。光明正直,官乡敬爱。故王受团之立即以公名为名。寿公卒葬小温楼望山。
  韬公葬小温眠牛形鼻上。公二子,曰:开宝、开庆,庆不系。宝公子三,曰:源库、源荣、源财。宝公葬杨家湾葛栗山头。后源库移居山背,源荣移居大竹冲,源财移居李胜团岩门前。虽云异址而居,其亲爱弥笃。嗣见生齿日繁,虑班次难一爰集,韬公一支举修谱牒稿册未成,捐资告竭。权竣墨谱,用贻后世。故议以仲开源宗祖友德文仕国世学启朝荣名位昭彰传。福禄贤才相继,正彝伦。其后偱递而行,先后不紊,而笃宗亲族之风定于此而昌隆矣。虽然莫为之前虽美弗彰;莫为之后虽盛弗传。我等忝属后嗣虽无能光前裕后,亦当饮水思源,谨将一派宗支开列于后。深望孝子贤孙由末探本、从流溯源、克振家声。纯全族体,庶几一本之内,前有千古祖宗以启之,后有万代子孙以承之。凤毛麟趾,悠久无彊,后之有志者其感斯文而勃然振兴云。
  清嘉庆十一年丙寅冬  学清学表启登朝珪荣才荣德等撰
  编纂委员会辑于老谱
分享到:

上一篇: 续谱纪要

下一篇:暂无数据